人生何须不朽

公布者:卢进丽公布日期:2020-07-13阅读次数:10

郁金香吐完最初一口香气当太阳收起最初一缕光辉当汹涌的波浪融入大海,归于宁静。统统繁华都在舞台上华美转死后悄然卸下艳装,在茫茫人流中消逝,朽去。出生殒命,繁盛凋谢,好像是宇宙永久的定律。一旦出生或是开端,就昼夜不绝地奔向兴起,在日期的见证下徐徐朽去

人终有朽迈的一天,人类总有沦亡的一天。是造物者写在人类汗青大梁上的第一真理。

肉体不会朽,于是便有不少人寻求肉体不朽。想想在人类汗青的某个角落留下本人的名字,该是多么光彩的事可芸芸众生中,又终究有谁求得了人生的不朽,那些被我们口口相传的名流们并不以不朽作为人生的终纵目标。不朽,不外是追逐生命本真的进程中失掉的副产物而已。那些奔走在寻求不朽路上的人终极不外长逝地下,手握空拳……

只为寻求不朽的人太虚假了,只为取得不朽的人生太虚妄了。

生,生而为人,体验为生纳兰容如有言不忘初心,方得一直”这句话现现在广为人知,可又有谁真正关怀过何谓初心呢?那初心便是生命本真意义的地点静观一起花着花落,描绘天涯云卷云舒。一日三餐赏日月循环生命的大框架便是在这伟大中被搭建起来。那些苦楚亦或是愉悦的阅历,那些甜蜜亦或是甘美的影象,就蕴藏在生命砖瓦的漏洞中把人生点缀多彩拥有云云蓦地回顾,朽与不朽早已成为过眼烟云

那些寻求生命不朽的人,肯定把人当成了夸耀展现的舞台,殊不知镁光灯下魂魄早已草草开场,逃循他方

昔日王右军挥毫写下俯仰之间已成遗迹”,慨叹生命的易逝。苏子在赤壁之下誊写渺沧海之一粟,感慨生命之微小。而我更倾情那句则物与我皆无尽也,又何羡乎?”我们何须妄求人生的不朽日期的定格。若是在奔向去的路途中,有八千里暖和与打动人生的朽与不朽,何有于我哉?

我深信我来过这天下我触摸过脚下的地皮,我注视过众多的天穹,亲吻过清风,我爱恋过娇媚的青山,我高兴过,我猖獗过……这些已使我生命的羽翼饱满。就像天空的飞鸟,我不需求什么所谓不朽”,这已充足


讯息来路:电力学院 郭丰盛拍照:责任编辑:卢进丽考核:刘尊旭

图片讯息

视点讯息

视频讯息

下层快讯

媒体矿大

文艺园地

矿大故事

光影矿大

Baidu
sogou